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the category: Green Eyes / 绿眼睛识黑汉字

November 6, 2010

老外在中国的公益戏剧 – 凤凰周刊

老外在中国的公益戏剧 记者: 张薇 顽皮猴子戏剧社,由一个美国姑娘创立,不遗余力地致力于“老外看中国”和“缩短中西文化的差距”;这些活跃在中国的外国戏剧工作者,把各自的戏剧理念和戏剧实践带到中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赚钱之外的可能性—-借助戏剧带给观众的改变或帮助。 幽默解读文化差距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从顽皮猴子戏剧社的演出中看到老外眼中的中国文化。 美国大妞柳素英( Elyse Ribbons)是这个剧社的创办者。作为一个冷静又宽容的观察者,她喜欢旁观这个社会的种种矛盾,自2003年来到北京,她把中国社会的所有矛盾都看在眼里,而她表达自己观察的方式就是—–戏剧。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身为美国百老汇演员女儿的她,在到达中国的三年后,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大使馆的工作,一心一意搭建起她的戏剧平台—–顽皮猴子戏剧社,并在2006年推出了顽皮猴子戏剧社的开门红演出—–《我爱北京》 《我爱北京》饱含了这个来自美国的姑娘对中国的 “老外式观察” —–“我见到很多的外国男人和中国女人在一起,却很少见到中国男人和外国女人在一起。”柳素英说。 于是,《我爱北京》中就出现了一段中国男人和美国女人的爱情故事;背景是北京,角色来自各个国家。柳素英把每个角色的性格都推向各自国家人群性格的极致,譬如美国女人的“bitch”般的大大咧咧,美国男人四处向姑娘搭讪的个性,中国女孩的含蓄内敛,中国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和假装繁忙的生活状态。 她设置了一个喜欢在 “喂喂喂”中不停接电话的中国男人,带点讽刺和幽默,却险些嫉妒了场下的某中国男性观众,”她说他恨不得把鞋子脱下来扔到舞台上,他不高兴话剧中的中国男人是那个样子“,柳素英一下子见识了”中国男人的敏感和自尊。 “我看到一些中国人缺少点自嘲精神,你知道美国总统每年会组织一场表演,笑星可以在讲台上肆意嘲笑美国总统,敢于接受这种嘲讽才是真正有自信啊。”柳素英愿意继续在戏剧里尝试各种嘲讽,因为她有自己的嘲讽观,“我想把这些理念传递给人们,当你遇到别人与你观点相左时,未必代表别人是威胁和对抗你的,我看着恰恰是你和别人坐下来好好沟通的机会。” 事实上,在对待诸如此类的中国式逻辑时,她自己也经历过从挑战到和解的过程。“一开始,我经常被中国式生活习惯和中国式做事方式所挑战,我觉得他们正在用错误的方式做事情,后来,我意识到那只是与我不同的另外一种逻辑。” 她愿意这样宽容地看中国,作为一名女性,她更是敏感的触碰到中国女性的情感观,哪怕那个她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她旁观着中国女性对待情感的含蓄,一个女性朋友暗恋了男同事7年,却临到对方大婚前才表白,小柳好奇“怎么可以等待7年的时间啊”;身边有学习舞蹈的女性告诉她,如果另外一个男性朋友比自己的男友有钱,她就会跟更有钱的男人在一起,小柳疑惑“钱在中国男女感情的关系中到底有多重要”;还有女性高管朋友,事业比丈夫成功很多,但她一直不愿意生孩子,因为夫妻二人没有谁愿意放弃工作,小柳感慨“中国还是男权社会啊,在美国,说不定男人早就辞职在家,专心料理家务并带孩子了。” 生活中的这些小观察和小灵感随时会出现在她的表演中,她的顽皮猴子戏剧社拥有来自各个国家的成员—-中国、韩国、希腊、罗马尼亚等。他们陆续用多元的,碰撞后的价值观排演出一台又一台话剧:《绿眼睛识黑汉字》、《宫保莎士比亚》、《风险英语》。这些演出不仅能让外国观众开怀大笑,也能让中国观众会心一笑。 除了这些经典剧目外,从今年开始,顽皮猴子开始了每月一次的即兴表演的演出。因为跟观众的互动性强,且强调表演的生活化和休闲化,柳素英都会选择不同的剧场来展现不同的主题,后海的某酒吧、798的某艺术画廊都是顽皮猴子即兴演出的场地。如果你注册成为顽皮猴子的会员(登陆www.cheekymonkeytheater.com)便能在一周前收到演出信息。 拥有了在中国的演出经验和中国社会的一定理解后,她正计划把顽皮猴子们的戏剧带到国外。 小柳一手创办的戏剧社是非营利机构,她靠做主持人和影视演员来维持生计。她愿意把大量心血花在剧社,是因为她的一个终极目标是“成为东西方之间的一个喜剧桥梁,用幽默去解读社会矛盾、文化差距以及其他议题。” 对柳素英而言,舞台是一个和世界去沟通的空间,在演绎不同人的生活状态和生活观念中,哪怕她不认同,但也不妨碍演绎后完成的沟通,“我希望我的戏剧不脱离生活,而且让观众好好地思考生活的矛盾和差异。” [ pfizer viagra 50 mg online | buy levitra online viagra | where to get viagra cheap | brand viagra over the net | buying generic viagra mexico rx | viagra [...]

more...
June 15, 2010

Carolina Review Article! :)

Beijing ‘Chinglish’ Theater Finds Humor Where West Meets China Carolina Review May/June 2010 The beauty of living in China as a starving artist, says Elyse Ribbons ’03, is that you never actually have to starve because food is so cheap. You can set up your life around the arts and know you’re still going to [...]

more...
January 24, 2010

电地暖TV: 美国才女柳素英专访

[ cialis blood thinner | viagra alternative uk | levitra vs. cialis | viagra cialis levitra | cialis diarrhea | price check 50mg viagra | buy cialis | overnight viagra | buy gel viagra | viagra jokes | alternate to viagra | viagra cartoon | purchase sildenafil citrate | usa cialis | viagra | viagra [...]

more...
January 20, 2010

电地暖TV – 美国才女柳素英话剧作品:《绿眼睛识黑汉字》

Here’s a video of my Mandarin play, “Green Eyes on Chinese” that Cheeky Monkey Theater produced last year (2009) at Penghao Theater. I’m working on writing an English version of the play, since its about *learning* Chinese, it would be better if it were accessible to people who were still in the learning process (ie: [...]

more...
December 12, 2009

Lost in Mandarin – Global Times

When googling recently for press on Green Eyes on Chinese I stumbled across this article in The Global Times about Mandarin language learning. I think when they were interviewing me for this article they used some of the quotes for this one. Not that I mind, I’m all about innovation in Chinese studies The Global [...]

more...
December 4, 2009

《新交流杂志》宫保莎士比亚:一位艺术家眼中的中国

新交流杂志由美国驻华使馆新闻文化处创办,主要是介绍一些中美两国的文化交流。 我很骄傲的接受为本刊写一篇文章,因为我也是一名在中国的美国文化工作者。2009年正好是新交流创刊30周年,也是中美建立外交关系30年,非常的有意义。 宫保莎士比亚:一位艺术家眼中的中国 柳素英   Elyse Ribbons 在中国生活的七年多有苦有甜,但总是充满乐趣。刚认识的人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总是 “你从哪里来” ?我会很得意的用我最早学会的中文双关语回答,“我算是个美女吗?” 人们会笑着说 “是” ,然后我会接着说 “美女就是从美国来” 。人们问的下一个问题是,“你喜欢中国吗?” 我通常回答,“当然喜欢,否则我就不在这儿。” 等等类似的话。我觉得,尤其是作为一个在北京生活的艺术家,我得到了充分的职业发展空间。 我经常被人问到,“你在中国做什么?” 多年来,我的回答一变再变。和大多数在 “中央王国” 生活的美国人一样,我也做过教授和翻译英语的工作。但我还有机会在中国媒体工作,做电视节目主持人、演员、摄影师、编剧和电台节目主持人。当然,说完所有这些很费时间,尤其是面对刚认识的人。所以,我通常简单回答 “编剧” 或 “演员”。其实,我真希望有一天我变得特别出名,再也不用回答这些问题。 然而同时,在我出名以前,我将继续仰赖其他记者的文字,他们经常把我称为 “亚洲和西方之间的桥梁” 我认为他们太过誉了,做个 “架桥人”当然是我期望的事。美国文化有许多精彩之处,尤其是我们的幽默,我喜欢和中国分享我们的幽默。中国艺术也很出彩,我把它们收入我们的戏剧作品,希望有一天能带到美国。 作为两种文化之间的 “桥梁”,我给大家举个有趣的例子:去年,我在天津电视台的 “国际顶级大厨” 节目中介绍我的一道名菜,“美式打卤面”。我用中式手法切蔬菜,有意大利香料、牛肉酱、洋葱丝和胡萝卜丝做成意式肉酱,然后把肉酱浇在粗粗的中式拉面上。我把这道菜上面放三只白灼大虾和少许荷兰芹。最后,我把两种特色烹饪传统结合起来,做成一道中西合璧、相得益彰的菜品,赢得了国际裁判团的赞赏。 我作为 “文化桥梁” 的另一则趣事是我的话剧,其中有几部的剧本是半普通话、半英文。作为编剧,我自豪的一刻是在我的《宫保莎士比亚》上演的第二天晚上。观众一半是中国人,一半是外国人,每个人都非常的开心。如果一个人以前从没试过(或试过但失败了!)制造两个不同国家的观众都能发笑的笑料,这一点或许没什么,而创造一出本国人和外国人都能发挥联想并发笑的喜剧,特别是在不诋毁任何一方的情况下,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的第一部全中文话剧叫《绿眼睛识黑汉字》。它没那么幽默,但在中国人看来比较有趣。这出戏总结了一个事实:大多数人都把自己的母语视为理所当然。它还体现了一个现实:学习中文是大多数留学生都曾经历过的战斗,他们用来记忆汉字的方法既令人捧腹、又令人想起中文的美。演出结束后,很多观众对我说,他们学英语时也有过类似的疯狂体验,他们很高兴知道自己并不孤独。 最后一个 :“文化桥梁” 的例子是我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调频90.5主持 “老外看点” 节目。作为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我每星期有三天的机会代表我的 “美国” 和我的 “美国观点” 面对近二十万北京听众讲述。这是一项令人生畏的任务。美国和中国一样,不是单一文化的国家,任何一个可能的话题都会引发各种观点。我发现,帮助中国人理解他们听到的各种美国观点背后的文化背景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是。通过我、俄国主持人和中国主持人在广播中的谈话,我非常欣喜地发现,归根结底,在所有的面具和保护层背后,所有人都只是人。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被人问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你认为你会在中国继续生活多久?”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的心灵的一部分将永远活在北京,北京对于我好奇。然而,作为一个 “架起文化桥梁的人”。我将拭目以待,看我的 “缘分” 会把我带到哪里。 点击此处查看柳素英的更多作品: www.iheartbeijing.com/blog [ viagra pill [...]

more...
November 24, 2009

we love china :: interviews with expats

Here’s an interview that I recently did with “We Love China” a blog that focuses on long-term Expats and the fun, wacky and interesting things that they’re doing here in the Middle Kingdom. The only negative is that its a blogspot blog, which is blocked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so its an issue to get [...]

more...
November 18, 2009

柳素英:“进口格格”的话剧情缘 – 南都娱乐报道

南都娱乐报道 11.16.2009 柳素英:“进口格格”的话剧情缘 柳素英的母亲是美国百老汇的演员,然而她的艺术梦却要来到地球背面实现。她自编自导话剧通常都有一种典型的“老外看中国”的意思,有搞笑、有悬念、chinglish、ABC,这些因素成就了柳素英在北京的戏与身份。换一个城市,或许柳素英的艺术梦不会这么轻易实现。她甚至还怂恿自己的弟弟也来到北京做话剧。柳素英喜欢人,享受被看,也热爱看人。北京在她眼里,最大的魅力是有太多不同的人。她每天都新奇的看着这座城市,然后仅仅因为这种善意的新奇,得到北京善意的回报。 文—叶清漪 图—邵欣 柳素英德名片反面,是大大的“我爱北京”四个汉字。她的英文名叫“Elyse Ribbons”,金发、绿眼睛、小脸、高挑、纤细,无论用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审美观看,这都是一个漂亮姑娘。不过柳素英说自己在伦敦的回头率比在北京要高多了,”伦敦的人看到漂亮的姑娘就回头看,在北京回头看我的人,首先还是想看老外。” 这是美国女孩柳素英在中国生活的第七年。她出生在底特律,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大学的时候,柳素英就曾经来中国留学,最早是阴错阳差,那一年柳素英报了去埃及的留学却被临时取消,一筹莫展之际通过了来中国留学的面试。她的专业是人类学,在北京呆了一年之后,柳素英回美国写完她关于养生之道的毕业论文后,再次来到中国,工作,把家落在北京。 把家落在北京的意思,并不是在北京买了房子,也不是嫁到了北京,而是一种心理归属感,北京市柳素英那个”在家百样好”的家,每次飞机在首都机场着陆,柳素英就会想,”真好,我回家了。“而将”养生之道“作为毕业论文的柳素英,相信阴阳调和,相信中药,相信板蓝根——每次感冒,她都把自己交给板蓝根,连带她在北京养的一只猫,也是板蓝根的重视爱好者,经常与柳素英抢着喝。 最初她在北京的工作是在美国大使馆,在见缝插针搞话剧取得不错反响之后,柳素英迅速辞去工作,以表演为职业。除了专业在一些影视剧里面出演各种老外之余,她最喜欢的仍然是话剧。 2007年,柳素英在北京创办了顽皮猴子戏剧社,即是导演编剧,又是演员,这个话剧社至今已经排演了《我爱北京》、《绿眼睛识黑汉字》、《宫保莎士比亚》等几部戏剧,这些话剧给了柳素英真正表达自己观点、性格的机会。 从一个中国人的观点来看,这些话剧仍然以中西文化对撞对主线,有点”职业老外”的意思。然而柳素英自己并不见外,在地铁上,柳素英说自己偶尔能听见北京人私下讨论其他老外,”这个老外真是胖得没治了” “这个老外黑得和煤球一样”,听的柳素英投入得哼哧哼哧一起笑,这倒经常让中国人不好意思起来。 美女柳素英在北京也交过中国男友,”但中国人对于谈恋爱这件事观点和美国人不一样,好像他们谈恋爱是为了结婚,” 柳素英瞪着大大的绿眼睛说,”当年我年纪还小,简直吓坏了。” 柳素英喜欢在中国旅游,因为”在中国旅游很像在欧洲,吓了火车,就可能遇到完全不一样的风景,不同的口音,不同的事物”。种种口音里,柳素英对山西话无师自通,”大概因为我特别喜欢喝醋,“柳素英认真地说, “有可能我上辈子是山西人.” [ viagra pharmacy | viagra side effects | viagra joke | generic viagra | viagra prescription | cheap canadian viagra | viagra online deals | buy real viagra without prescription | price check 50mg viagra | best [...]

more...
October 19, 2009

A Cheeky Monkey Lingers in Chinglish

* Source: Global Times * [04:10 October 19 2009] A cheeky monkey lingers in Chinglish By Wu Ningning There were no dazzling lights, no gorgeous curtain rising on decorated stage. The actors wore casual dress, the backdrops were simple. But there was magic nonetheless: light and amusing “Chinglish”patter dotted the play. Are Beijing’s foreigners splicing [...]

more...
July 31, 2009

Bridging Cultures Under the Bright Lights – UNC Global

Topics | NewsCenter Bridging Cultures Under the Bright Lights July 26, 2009 UNC Global News  As a playwright, producer and actress, Elyse Ribbons, class of 2003, is what those in the entertainment industry like to call a ‘triple threat.’ However, with a popular radio show, a thriving modeling career and the beginnings of what appears to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