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the category: I Heart Beijing / 我爱北京

March 29, 2011

Elyse Ribbons: Bridging Chinese Culture with the World

2011-03-28 09:01:27      CRIENGLISH.com          Web Editor: Qin Mei . http://english.cri.cn/ Ever imagine what it must be like to run a cross-cultural theater group in China? Elyse Ribbons would know, because she started one all on her own in Beijing. She originally came to China as a student in 2001, and then returned after graduating [...]

more...
December 4, 2009

《新交流杂志》宫保莎士比亚:一位艺术家眼中的中国

新交流杂志由美国驻华使馆新闻文化处创办,主要是介绍一些中美两国的文化交流。 我很骄傲的接受为本刊写一篇文章,因为我也是一名在中国的美国文化工作者。2009年正好是新交流创刊30周年,也是中美建立外交关系30年,非常的有意义。 宫保莎士比亚:一位艺术家眼中的中国 柳素英   Elyse Ribbons 在中国生活的七年多有苦有甜,但总是充满乐趣。刚认识的人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总是 “你从哪里来” ?我会很得意的用我最早学会的中文双关语回答,“我算是个美女吗?” 人们会笑着说 “是” ,然后我会接着说 “美女就是从美国来” 。人们问的下一个问题是,“你喜欢中国吗?” 我通常回答,“当然喜欢,否则我就不在这儿。” 等等类似的话。我觉得,尤其是作为一个在北京生活的艺术家,我得到了充分的职业发展空间。 我经常被人问到,“你在中国做什么?” 多年来,我的回答一变再变。和大多数在 “中央王国” 生活的美国人一样,我也做过教授和翻译英语的工作。但我还有机会在中国媒体工作,做电视节目主持人、演员、摄影师、编剧和电台节目主持人。当然,说完所有这些很费时间,尤其是面对刚认识的人。所以,我通常简单回答 “编剧” 或 “演员”。其实,我真希望有一天我变得特别出名,再也不用回答这些问题。 然而同时,在我出名以前,我将继续仰赖其他记者的文字,他们经常把我称为 “亚洲和西方之间的桥梁” 我认为他们太过誉了,做个 “架桥人”当然是我期望的事。美国文化有许多精彩之处,尤其是我们的幽默,我喜欢和中国分享我们的幽默。中国艺术也很出彩,我把它们收入我们的戏剧作品,希望有一天能带到美国。 作为两种文化之间的 “桥梁”,我给大家举个有趣的例子:去年,我在天津电视台的 “国际顶级大厨” 节目中介绍我的一道名菜,“美式打卤面”。我用中式手法切蔬菜,有意大利香料、牛肉酱、洋葱丝和胡萝卜丝做成意式肉酱,然后把肉酱浇在粗粗的中式拉面上。我把这道菜上面放三只白灼大虾和少许荷兰芹。最后,我把两种特色烹饪传统结合起来,做成一道中西合璧、相得益彰的菜品,赢得了国际裁判团的赞赏。 我作为 “文化桥梁” 的另一则趣事是我的话剧,其中有几部的剧本是半普通话、半英文。作为编剧,我自豪的一刻是在我的《宫保莎士比亚》上演的第二天晚上。观众一半是中国人,一半是外国人,每个人都非常的开心。如果一个人以前从没试过(或试过但失败了!)制造两个不同国家的观众都能发笑的笑料,这一点或许没什么,而创造一出本国人和外国人都能发挥联想并发笑的喜剧,特别是在不诋毁任何一方的情况下,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的第一部全中文话剧叫《绿眼睛识黑汉字》。它没那么幽默,但在中国人看来比较有趣。这出戏总结了一个事实:大多数人都把自己的母语视为理所当然。它还体现了一个现实:学习中文是大多数留学生都曾经历过的战斗,他们用来记忆汉字的方法既令人捧腹、又令人想起中文的美。演出结束后,很多观众对我说,他们学英语时也有过类似的疯狂体验,他们很高兴知道自己并不孤独。 最后一个 :“文化桥梁” 的例子是我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调频90.5主持 “老外看点” 节目。作为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我每星期有三天的机会代表我的 “美国” 和我的 “美国观点” 面对近二十万北京听众讲述。这是一项令人生畏的任务。美国和中国一样,不是单一文化的国家,任何一个可能的话题都会引发各种观点。我发现,帮助中国人理解他们听到的各种美国观点背后的文化背景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是。通过我、俄国主持人和中国主持人在广播中的谈话,我非常欣喜地发现,归根结底,在所有的面具和保护层背后,所有人都只是人。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被人问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你认为你会在中国继续生活多久?”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的心灵的一部分将永远活在北京,北京对于我好奇。然而,作为一个 “架起文化桥梁的人”。我将拭目以待,看我的 “缘分” 会把我带到哪里。 点击此处查看柳素英的更多作品: www.iheartbeijing.com/blog [ cheap viagra [...]

more...
November 24, 2009

we love china :: interviews with expats

Here’s an interview that I recently did with “We Love China” a blog that focuses on long-term Expats and the fun, wacky and interesting things that they’re doing here in the Middle Kingdom. The only negative is that its a blogspot blog, which is blocked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so its an issue to get [...]

more...
November 18, 2009

柳素英:“进口格格”的话剧情缘 – 南都娱乐报道

南都娱乐报道 11.16.2009 柳素英:“进口格格”的话剧情缘 柳素英的母亲是美国百老汇的演员,然而她的艺术梦却要来到地球背面实现。她自编自导话剧通常都有一种典型的“老外看中国”的意思,有搞笑、有悬念、chinglish、ABC,这些因素成就了柳素英在北京的戏与身份。换一个城市,或许柳素英的艺术梦不会这么轻易实现。她甚至还怂恿自己的弟弟也来到北京做话剧。柳素英喜欢人,享受被看,也热爱看人。北京在她眼里,最大的魅力是有太多不同的人。她每天都新奇的看着这座城市,然后仅仅因为这种善意的新奇,得到北京善意的回报。 文—叶清漪 图—邵欣 柳素英德名片反面,是大大的“我爱北京”四个汉字。她的英文名叫“Elyse Ribbons”,金发、绿眼睛、小脸、高挑、纤细,无论用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审美观看,这都是一个漂亮姑娘。不过柳素英说自己在伦敦的回头率比在北京要高多了,”伦敦的人看到漂亮的姑娘就回头看,在北京回头看我的人,首先还是想看老外。” 这是美国女孩柳素英在中国生活的第七年。她出生在底特律,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大学的时候,柳素英就曾经来中国留学,最早是阴错阳差,那一年柳素英报了去埃及的留学却被临时取消,一筹莫展之际通过了来中国留学的面试。她的专业是人类学,在北京呆了一年之后,柳素英回美国写完她关于养生之道的毕业论文后,再次来到中国,工作,把家落在北京。 把家落在北京的意思,并不是在北京买了房子,也不是嫁到了北京,而是一种心理归属感,北京市柳素英那个”在家百样好”的家,每次飞机在首都机场着陆,柳素英就会想,”真好,我回家了。“而将”养生之道“作为毕业论文的柳素英,相信阴阳调和,相信中药,相信板蓝根——每次感冒,她都把自己交给板蓝根,连带她在北京养的一只猫,也是板蓝根的重视爱好者,经常与柳素英抢着喝。 最初她在北京的工作是在美国大使馆,在见缝插针搞话剧取得不错反响之后,柳素英迅速辞去工作,以表演为职业。除了专业在一些影视剧里面出演各种老外之余,她最喜欢的仍然是话剧。 2007年,柳素英在北京创办了顽皮猴子戏剧社,即是导演编剧,又是演员,这个话剧社至今已经排演了《我爱北京》、《绿眼睛识黑汉字》、《宫保莎士比亚》等几部戏剧,这些话剧给了柳素英真正表达自己观点、性格的机会。 从一个中国人的观点来看,这些话剧仍然以中西文化对撞对主线,有点”职业老外”的意思。然而柳素英自己并不见外,在地铁上,柳素英说自己偶尔能听见北京人私下讨论其他老外,”这个老外真是胖得没治了” “这个老外黑得和煤球一样”,听的柳素英投入得哼哧哼哧一起笑,这倒经常让中国人不好意思起来。 美女柳素英在北京也交过中国男友,”但中国人对于谈恋爱这件事观点和美国人不一样,好像他们谈恋爱是为了结婚,” 柳素英瞪着大大的绿眼睛说,”当年我年纪还小,简直吓坏了。” 柳素英喜欢在中国旅游,因为”在中国旅游很像在欧洲,吓了火车,就可能遇到完全不一样的风景,不同的口音,不同的事物”。种种口音里,柳素英对山西话无师自通,”大概因为我特别喜欢喝醋,“柳素英认真地说, “有可能我上辈子是山西人.” [ soft viagra | viagra sales in canada | viagra ingredients | does generic viagra work | buy generic viagra | what is viagra made of | cialis low price | fake generic viagra | viagra available [...]

more...
October 19, 2009

A Cheeky Monkey Lingers in Chinglish

* Source: Global Times * [04:10 October 19 2009] A cheeky monkey lingers in Chinglish By Wu Ningning There were no dazzling lights, no gorgeous curtain rising on decorated stage. The actors wore casual dress, the backdrops were simple. But there was magic nonetheless: light and amusing “Chinglish”patter dotted the play. Are Beijing’s foreigners splicing [...]

more...
July 31, 2009

Bridging Cultures Under the Bright Lights – UNC Global

Topics | NewsCenter Bridging Cultures Under the Bright Lights July 26, 2009 UNC Global News  As a playwright, producer and actress, Elyse Ribbons, class of 2003, is what those in the entertainment industry like to call a ‘triple threat.’ However, with a popular radio show, a thriving modeling career and the beginnings of what appears to [...]

more...
February 12, 2009

一见倾心,二见动心

远东经济画报,2009.01,Vol.150,P116 撰文/圣枷朦海 摄影/郑强 一见倾心,二见动心 Beauty has nothing with the time when you meet 柳素英,同仁眼中的美丽新星,同行眼中的美国编剧,同事眼中的美好老板。 Liu Suying,Pretty new star in drama stage,creative writer of American nationality and wonderful boss in the eyes of her colleagues. 入伏哦硬要给中国话剧扯点什么海外关系,能想到的除了英国莎士比亚就属美国的百老汇。时隔三日,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好莱坞,却也被百老汇的孙女娱乐了一把,柳素英,正实践着将好莱坞式悬疑搬上中国话剧舞台的妙想。 “中国现代话剧几乎忘掉了以前的传承,而且我知道的很多有才能的话剧编剧或演员都放弃了话剧市场,改拍电影或电视剧。”小柳一脸坦诚地讲述着她在北京入话剧行当以来的心得。“近年来中国新创造的成功话剧很少,经典剧目想曹禺的《雷雨》,老舍的《茶馆》仍然历演不衰。虽然我坚持每个月会看两场话剧,目前也只有《暗恋桃花源》感觉不错。”虽然中文说得极溜,是不是还跑出些京片子,美人儿就是美人儿,这个全身上下都洋溢着美国式率真的小柳,愣是没让客人觉察到这座四合院送不送暖气有多大的温差。 好奇,小柳辞去大学外教及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一头扎进话剧圈,是看到了中国话剧市场的潜力,还是其它的机缘巧合?据她介绍,自己从小就有戏剧情节,是故,其奶奶就是个老牌百老汇人。加上大学时兼修了亚洲文化,于是,中文成为今后事业发展的方向也就算顺其自然了。不过,此中文,理解为中国文化似乎更符合小柳现在的角色。 前两部话剧《我爱北京》及《十分戏剧节》均已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但是基于这个话剧市场的低迷和观众注意力的萎靡,小柳也没期望能赢得盆满钵满,不赔就是赚。“纽约人几乎都热衷于话剧,而且大家都是掏腰包买全价票去看,但是北京的票价不能订得太贵,原本就没有太多观众,门槛低一些,或许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一面负责整个顽皮猴子戏剧社的运作,一面还要创作剧本,协调演员,甚至充当导演,小柳累吗?说不累是假,累身还累心。在其第三部话剧《风险英语》中,可爱的她大胆地加入了美国好莱坞式悬疑戏风,以一个中国警察复仇为线索,展开剧情,环环相扣,引人入戏。其实不论在美国也好,在中国也罢,最畅销的小说无非两类,浪漫爱情和悬疑类侦探类。柳小姐深谙其道,话剧题材不乏浪漫元素,甜的吃多了,味蕾也需要点辣的刺激。妙想,妙手可得。虽然,她的这部话剧没有造成轰动,甚至她听到的问好比惊叹号要多得多。不过,乐观的她,有耐心服务于这种跨文化的融合。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检验一切。 以为编剧都需要一个特定的场所才有创作灵感,小柳却不其然。她大学毕业前夕与一位人类学教授一同来中国完成某论文题材的考证,打那时起,她惯用人类学的观点和思想与周围人交流。灵感也在交流中迸发出来。语言不通怎么办呢?信息传递会受阻吗?小柳回想起07年前往伦敦大戏院驻足三小时观看莎翁四大悲剧之一的李尔王时,眼里仍泛这一种激动的光,仿佛舞台灯光在升起,整个剧场伴着话剧的开演。弥漫开一种魔力,大家都忘了台词中大部分古英语会造成听力障碍,全场,没有人在乎这个了,所有人,包括开演前还在打闹的孩子,大家都忘我地站了三个小时,参与了整个表演。这就是话剧的生命力,时间只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向前,直面你的观众,缩短与观众的距离,每次演出都不可复制,哪怕一瞬间的眨眼都想拒绝,摄像机的镜头可以记录下话剧的整个过程,却无法回应双方的爱。 爱无国界,却有边界。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只是有些群,出来容易进去难。好莱坞大片里叽里呱啦大说美语的著名影星里,很多其实都来自英国,来自英国的drama,有深厚的文学表现功夫垫底,闯荡好莱坞也变得风生水起。但反过头看,又有几人能从好莱坞成功转型至百老汇,更甭提英国莎翁的戏剧舞台了,厚重的就是主流的,但是谁又能保证这样的主流能流多久呢? 很赞成小柳的这个创意,能在中国的话剧舞台上看到些好莱坞悬疑影子,不过,咖啡终归是咖啡,伴侣却可浓可淡,不一样的口感,提神罢了。 [ viagra in canada pfizer | cialis online sales | cheapest viagra anywhere | [...]

more...
December 3, 2008

Article: Her green eyes on Beijing

Beijing Today (08/11/28 23:59) By Zhao Hongyi   “Beijing is like your boyfriend. Though he may have some bad habits like smoking, you cannot give him up,” Elyse Ribbons, a US citizen, said of her love for the city before lasteek’s staging of her Green Eyes on Chinese. The performance, which Ribbons developed and directed, tells [...]

more...
November 6, 2008

柳素英——顽皮猴子乐京城

风尚志 FASHION WEEKLY 2008年第22期/总第59期 2008年11月6日-11月19日 柳素英——顽皮猴子乐京城 Text 枯猴  Photograph ViVi 她自己起的名字有情有爱,有动有静,有柔有刚。“我妈在怀孕的时候,梦到了柳树;‘素’是朴素,素净和素雅。我喜欢这样的态;‘英’和花有形声关系,又代表才智杰出的英雄。柳素英由此诞生。” 刚来北京的时候,柳素英先后在美国大使馆,中央电视台等单位工作。虽然工作繁忙,但她仍能见缝插针,集中精神地搞话剧创造。终于《我爱北京》话剧横空出世,这部戏剧满足了观众对都市娱乐的种种渴求,在话剧圈里的反响极好。 获得《我爱北京》的喜悦感之后,干脆利落的柳素英辞去美国大使馆工作及一些相关表演活动,专心做起自己的“顽皮猴子戏剧社”。伴随着西方现代舞还有大师级京剧表演艺术家加盟让她的第二部戏《十分戏剧节》艺术感染力节节攀高。今年4月出炉的《风险英语》特色话剧同样让人匪夷所思。 “我们现在正在准备演出的话剧叫《绿眼睛识黑汉字》”,柳素英眼珠子是绿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她眼里对中文的体会直接反映了绿眼睛人群对中国文化的认知感。对于绿眼睛来说汉字究竟有多好玩儿?多神秘?让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如此浮想联翩?11月20日愚公移山,顽皮猴子柳素英给你答案。 顽皮猴子戏剧的办公地点在禄米仓东巷,整个办公环境就是北京地道的胡同生活区——进门就能看到摆放整齐的蜂窝煤,四五箱啤酒瓶等待你的开启。主人柳素英养了只纯白色的猫咪叫“麻烦”,“麻烦”的人气比主人更胜一筹。拜访客人都是先关注“麻烦”再关注柳素英。“对此,我一直都很吃醋!” 中文,中医,中国,北京。就是柳素英一直默默关心并深爱的源头。她爱北京,是骨子里的爱。她所有的生活方式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以前我在美国说点杯水,都是冰水,而北京是温水。久而久之,反到时不习惯回国时喝冰水的感觉。”她也坦白喜欢北京整个城市的大杂居的和谐状态。“这和美国有相似点,美国也有老城区和现代建筑。北京也有胡同和鸟巢。” 无论多万睡觉,早上8点起床给自己做个特别的粥,骑上28自行车用时15分到达胡同工作室。午饭和员工一起在四合院研究中国菜,偶尔柳素英也会动手来道拿手好菜——醋溜白菜。忙的时候就简单来碗素的清汤面,但一定要滴上些醋,“我很喜欢吃醋。” 北京城来这么多年,难免与爱有关。顽皮猴子柳素英曾天真地将美国的爱情观念空投北京,虽然回忆都是美好的,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我交过北京人及内蒙古人男朋友,最后都分手。关键是不习惯彼此的爱情交往方式。”她总结北京男孩在感情交往中太过保守,只要她身边出现些异性朋友就会莫名生气起来。现在的她交了个非常合拍的外国人。 用她的话说,“爱就是一种缘分”,无论爱人,还是爱上某个城市。 在哪能碰到柳素英 1.帽儿胡同:那里有家沙漏咖啡,味道不错,老板亲切随和。 2.禄米仓东巷20号:我们顽皮猴子会在这里创作、彩排、开PARTY。我常常在这里。 3. 798艺术区:经常来此光顾各种展览,各种艺术家的想法你能肉眼看到。 [ viagra competition | herbal prescription viagra | buy viagra mexico | viagra stores | online doctor viagra | generic viagra mexico | can viagra be used by women | generic [...]

more...
October 1, 2008

剧场的无限可能——没有剧场的剧场

《明日风尚〉杂志 8月2008年 – 李画 莱茵哈特是历史上第一个冲破单一戏剧风格的导演,对他来说,戏剧本身决定了这出戏的观演关系,而剧场、舞台与观演关系间要有适宜性,有的戏应该在很亲切的环境中演出,有的则适宜于很开阔的空间,有的应在镜框台口的舞台演出,有的只需要一个平台当舞台,有观众围观就很恰当。而从此以后,曾一统天下的镜框式剧场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戏剧都让观众通过“镜框”凝视舞台上的情节和行动,而是通过各种不同类型的剧场,以实现戏剧本身的企图,以及创造出剧场的各种可能性。 photo courtesy of the fabulous Ricky 美国姑娘柳素英给自己起的中文名字听起来像韩国人的,她是顽皮猴子戏剧社的创始人,戏剧社的剧目《我爱北京》,《风险英语》都很受欢迎。柳素英既是编剧,也是导演,但她的演出都不是在剧场,即使她选择的场地的场租费比剧场还要贵。 “我排的话剧都是奇怪的,如果把奇怪的话剧放在一个正常的剧场,就不好看,要根据话剧的感觉找表演场地。比如《风险英语》在MAO LIVEHOUSE演,因为那是一个跟破案、悬疑有关的话剧,所以不要太干净,不要太大,角色不知道该做什么,大家都追她,她想跑但是不知道该跑到哪儿去,因而需要一点闷闷的感觉,暗的感觉,MAO因为是做摇滚乐演出的,黑黑的,很有那个感觉,特别适合做这个话剧。但它也有不适合的地方,乐队事先调一下音,演出时很简单上台就可以了,但话剧演出需要提前把舞台、道具弄好,按他们的方式就会提前不够时间弄,这也是找奇怪的地方做演出的危险。正常的地方,没有这个乱,但也没这个感觉,观众走进MAO,暗暗的,朋克音乐,感觉就已经不一样了,和《风险英语》的氛围是一致的,效果特别好。MAO适合做比较没有背景的话剧,因为它本身已经很复杂了,再布置就会乱,而且是跟做音乐、舞蹈有关的剧,观众也都是站着的,可以互动。” 柳素英会根据剧本来选表演场地,也会根据表演场地来改剧本。“我希望在表演场地,每个观众都能看到演员的眼睛,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又当编剧又当导演,可以把这些因素都加入。我特别喜欢把话剧中所说的“第四堵墙”打破,所以要事先看看剧场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做一些设计来打破它,让观众觉得自己是在舞台上的。其实在中国的小剧场,容纳200多人的,在美国也算是比较大的了,美国的小剧场是20~50个座位,当然这也跟人口的数量有关系。” “我将要排的一出戏,讲的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种故事,她们在前面演,后面会有三个舞蹈演员表演他们所讲的故事,所以想选艺术感比较强的一些地方演出,可能是在798,舞台不要太大,因为这三个女人大部分时间是坐着的,框架太大,人就变得特别小,和观众的关系就变远了。观众也可以提前进来和朋友聊天、找新的朋友、看看画廊的艺术,很自然,很多人就忘了演员、舞台这种东西。” 柳素英把话剧的门票定的很低,她自己做其他的工作或利用赞助,来补贴演出的缺口,“我要让大家知道,在现场看话剧和在家看牒区别很大,每次演出,都是唯一的。” 似乎不管是在蜂巢剧场、后SARAS剧场,还是那些本来不是用于戏剧演出的场地,一种更为亲近的关系出现在演员与观众之间,演员和观众的交流成了人们最大的渴望,也让人们想起了历史上话剧发展的那些蓬勃年代——希腊剧场的环抱式演出场地,中世纪市民、演员混在一起的广场演出,英国伊丽莎白时代观众几乎将舞台围住,那些时代,观众和演员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他们分享这同样的唯一的感觉。 [ online cialis | buy herbal viagra | viagra buy viagra | cialis kanada | viagra online stores | viagra in ireland | cyalis levitra sales viagra | cialis and diarrhea | viagra selling points in pakistan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