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the month: October 2008.

October 31, 2008

乱的生活

我最近生活太乱了。我从伦敦回来就直接开始工作,准备下个月的新话剧《绿眼睛识黑汉字》,星期五参加Women in Business的会议,星期六开始准备天津卫视的节目《国际新厨神争霸》”。 对于天津卫视的这个节目,我报名的时候没想到要用这么多的时间,这不多一个星期时间每天都在忙这个,培训,拍照片,准备才艺演出,如果快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去上班我怎么能当一个老板? 但是也还行,这个比赛节目有12个姑娘,大家来自不同的国家,这样我认识了11个新朋友,当然还有老师和导演们,他们都很好玩儿。 因此天天在那边准备节目虽然很累,但也过得很有意思。 看看我这几张照片,是参加节目的日本姑娘帮我拍的。从这些照片中能出来我们的服装,也能”闻”出来我们的特点。 我不清楚照片是傻,是可爱,是奇怪,是性感,反正拍的时候很好玩儿,很开心。;) 我现在还不清楚这个节目会什么时候播出,但千万别紧张,确定了播出日期我一定会告诉你们的。 好了,我不能再呆在这儿继续写博客了,我得回去练习我的才艺表演了,我先不告诉你们我会唱哪首歌以及怎么个唱法,到时候你们看了节目一定会很惊喜的。 希望大家都能给我加加油,鼓鼓劲儿,呵呵 ~ 小柳 [ adverse side effects of viagra | brand viagra over the net | canada viagra pharmacies scam | cialis en mexico | h h order script sec viagra | viagra purchase | similar cialis | no prescription viagra | h h order [...]

more...

disappeared-ed

I just wanted to drop a quick line and let people know that I have not actually been disappeared-ed, but I’ve just been ridiculously busy traveling (was in London for a couple weeks) and working ;p At least I had a fantabulous birthday party on Monday night (will post pictures and proper thankyous later) which [...]

more...
October 24, 2008

北京首届商务女性会议

今天我与盛立群代表顽皮猴子参加了Women in Business的论坛。这是顽皮猴子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这也是北京Women in Business的第一届会议,我觉得非常成功。主办方邀请了很多非常有成就的事业女性参加,和这些女士的交流让我很激动,我学会了很多新东西。希望我能把在这次机会中学到的东西用到顽皮猴子以后的发展上。虽然为艺术奉献很好,但也得有饭可吃。 我在想顽皮猴子应该开始做一些培训,主要是英语语言能力和口头表达着两个方面,我也打算准备更多的短剧演出,以后也可以在圣诞节或新年的时候为一些公司演出。因为在这样的活动或宴会里经常会请一个乐队演出,但有故事情节的表演更有意思,形势也更新颖。我们也可以根据邀请方的情况专门作,这些有点儿想美国的Dinner Theater,就是大家在聚会或吃饭的时候在轻松的气氛里,可以一边欣赏表演一边享受美食。 当然在这个会议里我也学了很多别的东西,我认识了的几个女士,希望她们可以作我的指导者。这次会议上用的是英文,而北京有很多不讲英语的成功的女老板,因此我也想知道在北京有没有另一个商业女性组织?反正我很想继续参加明年的会议。 如果你知道在北京的其他的经商的女性的组织,可以是大企业家的工会,也可以是独立创业的女性的交流会,希望你能告诉我,我希望能和她们多交流学习。 我想应该有更多的这样的会议。无论在中国还是别的国家,做生意的大部分是男人,女人在生意场的情况和男人很不一样,至少女人不能像男人那样去KTV里靠三陪谈生意。我很想知道在中国搞生意的女人都是怎么做的。 [ book buy guest sign viagra | free sample pack of viagra | online generic cialis 100 mg | is viagra legal | viagra canda | buy viagra | sildenafil citrate soft tabs | viagra herb alternative | buy cialis online canada | cialis buy [...]

more...
October 16, 2008

Extraordinary Times Call for Extraordinary Women

Are Women Leaders Born, Made or Do They “Make” Themselves? Landmark Hotel Friday 24th 8:30AM – 5:00PM Beijing’s First Annual Women in Business Conference will be a salute to the most successful business women in China. Throughout history, women have risen to the top of society becoming renowned leaders and thinkers. Today we can find [...]

more...
October 6, 2008

new ChocoJing mailing list! :)

I’m proud to announce after much stress/suffering (which I dealt with by muching down on some fabulous Dove extra-dark 60% chocolate) I have finished putting the code together for the ChocoJing mailinst list.  If you want to be kept up to date on the amazing and uber-cheap chocolate parties and tastings that we’ll be doing, [...]

more...
October 1, 2008

剧场的无限可能——没有剧场的剧场

《明日风尚〉杂志 8月2008年 – 李画 莱茵哈特是历史上第一个冲破单一戏剧风格的导演,对他来说,戏剧本身决定了这出戏的观演关系,而剧场、舞台与观演关系间要有适宜性,有的戏应该在很亲切的环境中演出,有的则适宜于很开阔的空间,有的应在镜框台口的舞台演出,有的只需要一个平台当舞台,有观众围观就很恰当。而从此以后,曾一统天下的镜框式剧场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戏剧都让观众通过“镜框”凝视舞台上的情节和行动,而是通过各种不同类型的剧场,以实现戏剧本身的企图,以及创造出剧场的各种可能性。 photo courtesy of the fabulous Ricky 美国姑娘柳素英给自己起的中文名字听起来像韩国人的,她是顽皮猴子戏剧社的创始人,戏剧社的剧目《我爱北京》,《风险英语》都很受欢迎。柳素英既是编剧,也是导演,但她的演出都不是在剧场,即使她选择的场地的场租费比剧场还要贵。 “我排的话剧都是奇怪的,如果把奇怪的话剧放在一个正常的剧场,就不好看,要根据话剧的感觉找表演场地。比如《风险英语》在MAO LIVEHOUSE演,因为那是一个跟破案、悬疑有关的话剧,所以不要太干净,不要太大,角色不知道该做什么,大家都追她,她想跑但是不知道该跑到哪儿去,因而需要一点闷闷的感觉,暗的感觉,MAO因为是做摇滚乐演出的,黑黑的,很有那个感觉,特别适合做这个话剧。但它也有不适合的地方,乐队事先调一下音,演出时很简单上台就可以了,但话剧演出需要提前把舞台、道具弄好,按他们的方式就会提前不够时间弄,这也是找奇怪的地方做演出的危险。正常的地方,没有这个乱,但也没这个感觉,观众走进MAO,暗暗的,朋克音乐,感觉就已经不一样了,和《风险英语》的氛围是一致的,效果特别好。MAO适合做比较没有背景的话剧,因为它本身已经很复杂了,再布置就会乱,而且是跟做音乐、舞蹈有关的剧,观众也都是站着的,可以互动。” 柳素英会根据剧本来选表演场地,也会根据表演场地来改剧本。“我希望在表演场地,每个观众都能看到演员的眼睛,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又当编剧又当导演,可以把这些因素都加入。我特别喜欢把话剧中所说的“第四堵墙”打破,所以要事先看看剧场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做一些设计来打破它,让观众觉得自己是在舞台上的。其实在中国的小剧场,容纳200多人的,在美国也算是比较大的了,美国的小剧场是20~50个座位,当然这也跟人口的数量有关系。” “我将要排的一出戏,讲的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种故事,她们在前面演,后面会有三个舞蹈演员表演他们所讲的故事,所以想选艺术感比较强的一些地方演出,可能是在798,舞台不要太大,因为这三个女人大部分时间是坐着的,框架太大,人就变得特别小,和观众的关系就变远了。观众也可以提前进来和朋友聊天、找新的朋友、看看画廊的艺术,很自然,很多人就忘了演员、舞台这种东西。” 柳素英把话剧的门票定的很低,她自己做其他的工作或利用赞助,来补贴演出的缺口,“我要让大家知道,在现场看话剧和在家看牒区别很大,每次演出,都是唯一的。” 似乎不管是在蜂巢剧场、后SARAS剧场,还是那些本来不是用于戏剧演出的场地,一种更为亲近的关系出现在演员与观众之间,演员和观众的交流成了人们最大的渴望,也让人们想起了历史上话剧发展的那些蓬勃年代——希腊剧场的环抱式演出场地,中世纪市民、演员混在一起的广场演出,英国伊丽莎白时代观众几乎将舞台围住,那些时代,观众和演员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他们分享这同样的唯一的感觉。 [ viagra buy | generic viagra lowest prices | gel tab viagra | vega viagra | how much does viagra cost | viagra cheap canada | how to buy cialis in canada | discount phentermine viagra |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