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在中国的公益戏剧 – 凤凰周刊

老外在中国的公益戏剧

记者: 张薇

顽皮猴子戏剧社,由一个美国姑娘创立,不遗余力地致力于“老外看中国”和“缩短中西文化的差距”;这些活跃在中国的外国戏剧工作者,把各自的戏剧理念和戏剧实践带到中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赚钱之外的可能性—-借助戏剧带给观众的改变或帮助。

幽默解读文化差距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从顽皮猴子戏剧社的演出中看到老外眼中的中国文化。

美国大妞柳素英( Elyse Ribbons)是这个剧社的创办者。作为一个冷静又宽容的观察者,她喜欢旁观这个社会的种种矛盾,自2003年来到北京,她把中国社会的所有矛盾都看在眼里,而她表达自己观察的方式就是—–戏剧。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身为美国百老汇演员女儿的她,在到达中国的三年后,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大使馆的工作,一心一意搭建起她的戏剧平台—–顽皮猴子戏剧社,并在2006年推出了顽皮猴子戏剧社的开门红演出—–《我爱北京》

《我爱北京》饱含了这个来自美国的姑娘对中国的 “老外式观察” —–“我见到很多的外国男人和中国女人在一起,却很少见到中国男人和外国女人在一起。”柳素英说。

于是,《我爱北京》中就出现了一段中国男人和美国女人的爱情故事;背景是北京,角色来自各个国家。柳素英把每个角色的性格都推向各自国家人群性格的极致,譬如美国女人的“bitch”般的大大咧咧,美国男人四处向姑娘搭讪的个性,中国女孩的含蓄内敛,中国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和假装繁忙的生活状态。

她设置了一个喜欢在 “喂喂喂”中不停接电话的中国男人,带点讽刺和幽默,却险些嫉妒了场下的某中国男性观众,”她说他恨不得把鞋子脱下来扔到舞台上,他不高兴话剧中的中国男人是那个样子“,柳素英一下子见识了”中国男人的敏感和自尊。

“我看到一些中国人缺少点自嘲精神,你知道美国总统每年会组织一场表演,笑星可以在讲台上肆意嘲笑美国总统,敢于接受这种嘲讽才是真正有自信啊。”柳素英愿意继续在戏剧里尝试各种嘲讽,因为她有自己的嘲讽观,“我想把这些理念传递给人们,当你遇到别人与你观点相左时,未必代表别人是威胁和对抗你的,我看着恰恰是你和别人坐下来好好沟通的机会。”

事实上,在对待诸如此类的中国式逻辑时,她自己也经历过从挑战到和解的过程。“一开始,我经常被中国式生活习惯和中国式做事方式所挑战,我觉得他们正在用错误的方式做事情,后来,我意识到那只是与我不同的另外一种逻辑。”

她愿意这样宽容地看中国,作为一名女性,她更是敏感的触碰到中国女性的情感观,哪怕那个她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她旁观着中国女性对待情感的含蓄,一个女性朋友暗恋了男同事7年,却临到对方大婚前才表白,小柳好奇“怎么可以等待7年的时间啊”;身边有学习舞蹈的女性告诉她,如果另外一个男性朋友比自己的男友有钱,她就会跟更有钱的男人在一起,小柳疑惑“钱在中国男女感情的关系中到底有多重要”;还有女性高管朋友,事业比丈夫成功很多,但她一直不愿意生孩子,因为夫妻二人没有谁愿意放弃工作,小柳感慨“中国还是男权社会啊,在美国,说不定男人早就辞职在家,专心料理家务并带孩子了。”

生活中的这些小观察和小灵感随时会出现在她的表演中,她的顽皮猴子戏剧社拥有来自各个国家的成员—-中国、韩国、希腊、罗马尼亚等。他们陆续用多元的,碰撞后的价值观排演出一台又一台话剧:《绿眼睛识黑汉字》、《宫保莎士比亚》、《风险英语》。这些演出不仅能让外国观众开怀大笑,也能让中国观众会心一笑。

除了这些经典剧目外,从今年开始,顽皮猴子开始了每月一次的即兴表演的演出。因为跟观众的互动性强,且强调表演的生活化和休闲化,柳素英都会选择不同的剧场来展现不同的主题,后海的某酒吧、798的某艺术画廊都是顽皮猴子即兴演出的场地。如果你注册成为顽皮猴子的会员(登陆www.cheekymonkeytheater.com)便能在一周前收到演出信息。

拥有了在中国的演出经验和中国社会的一定理解后,她正计划把顽皮猴子们的戏剧带到国外。
小柳一手创办的戏剧社是非营利机构,她靠做主持人和影视演员来维持生计。她愿意把大量心血花在剧社,是因为她的一个终极目标是“成为东西方之间的一个喜剧桥梁,用幽默去解读社会矛盾、文化差距以及其他议题。” 对柳素英而言,舞台是一个和世界去沟通的空间,在演绎不同人的生活状态和生活观念中,哪怕她不认同,但也不妨碍演绎后完成的沟通,“我希望我的戏剧不脱离生活,而且让观众好好地思考生活的矛盾和差异。”

One Response to

  1. Chinaman says:

    “在美国,说不定男人早就辞职在家,专心料理家务并带孩子了。” — 咳,要是没人骂”你这吃软饭的!”,估计我们中国的男子汉们也早就赖在家里带孩子了。吐沫星子淹死人,会游泳都不行。所以还是选择大男子主义了。– 特同情我们中国的大老爷们,根本不用老婆向他喊”GET A JOB!” ,自己就跑出去以”养老婆孩子”为使命了。– 只不过那些
    “先富起来的人”开始养很多的老婆和孩子。他妈的。明显的社会不公。难怪我连一个老婆都没有。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