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倾心,二见动心

远东经济画报,2009.01,Vol.150,P116
撰文/圣枷朦海 摄影/郑强

一见倾心,二见动心
Beauty has nothing with the time when you meet

柳素英,同仁眼中的美丽新星,同行眼中的美国编剧,同事眼中的美好老板。
Liu Suying,Pretty new star in drama stage,creative writer of American nationality and wonderful boss in the eyes of her colleagues.

入伏哦硬要给中国话剧扯点什么海外关系,能想到的除了英国莎士比亚就属美国的百老汇。时隔三日,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好莱坞,却也被百老汇的孙女娱乐了一把,柳素英,正实践着将好莱坞式悬疑搬上中国话剧舞台的妙想。

“中国现代话剧几乎忘掉了以前的传承,而且我知道的很多有才能的话剧编剧或演员都放弃了话剧市场,改拍电影或电视剧。”小柳一脸坦诚地讲述着她在北京入话剧行当以来的心得。“近年来中国新创造的成功话剧很少,经典剧目想曹禺的《雷雨》,老舍的《茶馆》仍然历演不衰。虽然我坚持每个月会看两场话剧,目前也只有《暗恋桃花源》感觉不错。”虽然中文说得极溜,是不是还跑出些京片子,美人儿就是美人儿,这个全身上下都洋溢着美国式率真的小柳,愣是没让客人觉察到这座四合院送不送暖气有多大的温差。

好奇,小柳辞去大学外教及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一头扎进话剧圈,是看到了中国话剧市场的潜力,还是其它的机缘巧合?据她介绍,自己从小就有戏剧情节,是故,其奶奶就是个老牌百老汇人。加上大学时兼修了亚洲文化,于是,中文成为今后事业发展的方向也就算顺其自然了。不过,此中文,理解为中国文化似乎更符合小柳现在的角色。

前两部话剧《我爱北京》及《十分戏剧节》均已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但是基于这个话剧市场的低迷和观众注意力的萎靡,小柳也没期望能赢得盆满钵满,不赔就是赚。“纽约人几乎都热衷于话剧,而且大家都是掏腰包买全价票去看,但是北京的票价不能订得太贵,原本就没有太多观众,门槛低一些,或许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一面负责整个顽皮猴子戏剧社的运作,一面还要创作剧本,协调演员,甚至充当导演,小柳累吗?说不累是假,累身还累心。在其第三部话剧《风险英语》中,可爱的她大胆地加入了美国好莱坞式悬疑戏风,以一个中国警察复仇为线索,展开剧情,环环相扣,引人入戏。其实不论在美国也好,在中国也罢,最畅销的小说无非两类,浪漫爱情和悬疑类侦探类。柳小姐深谙其道,话剧题材不乏浪漫元素,甜的吃多了,味蕾也需要点辣的刺激。妙想,妙手可得。虽然,她的这部话剧没有造成轰动,甚至她听到的问好比惊叹号要多得多。不过,乐观的她,有耐心服务于这种跨文化的融合。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检验一切。

以为编剧都需要一个特定的场所才有创作灵感,小柳却不其然。她大学毕业前夕与一位人类学教授一同来中国完成某论文题材的考证,打那时起,她惯用人类学的观点和思想与周围人交流。灵感也在交流中迸发出来。语言不通怎么办呢?信息传递会受阻吗?小柳回想起07年前往伦敦大戏院驻足三小时观看莎翁四大悲剧之一的李尔王时,眼里仍泛这一种激动的光,仿佛舞台灯光在升起,整个剧场伴着话剧的开演。弥漫开一种魔力,大家都忘了台词中大部分古英语会造成听力障碍,全场,没有人在乎这个了,所有人,包括开演前还在打闹的孩子,大家都忘我地站了三个小时,参与了整个表演。这就是话剧的生命力,时间只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向前,直面你的观众,缩短与观众的距离,每次演出都不可复制,哪怕一瞬间的眨眼都想拒绝,摄像机的镜头可以记录下话剧的整个过程,却无法回应双方的爱。

爱无国界,却有边界。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只是有些群,出来容易进去难。好莱坞大片里叽里呱啦大说美语的著名影星里,很多其实都来自英国,来自英国的drama,有深厚的文学表现功夫垫底,闯荡好莱坞也变得风生水起。但反过头看,又有几人能从好莱坞成功转型至百老汇,更甭提英国莎翁的戏剧舞台了,厚重的就是主流的,但是谁又能保证这样的主流能流多久呢?

很赞成小柳的这个创意,能在中国的话剧舞台上看到些好莱坞悬疑影子,不过,咖啡终归是咖啡,伴侣却可浓可淡,不一样的口感,提神罢了。

One Response to

  1. Jessica says:

    Hi,
    You are so passionate.
    Your passion influences me.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