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交流杂志》宫保莎士比亚:一位艺术家眼中的中国

新交流杂志由美国驻华使馆新闻文化处创办,主要是介绍一些中美两国的文化交流。 我很骄傲的接受为本刊写一篇文章,因为我也是一名在中国的美国文化工作者。2009年正好是新交流创刊30周年,也是中美建立外交关系30年,非常的有意义。

宫保莎士比亚:一位艺术家眼中的中国

柳素英   Elyse Ribbons

在中国生活的七年多有苦有甜,但总是充满乐趣。刚认识的人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总是 “你从哪里来” ?我会很得意的用我最早学会的中文双关语回答,“我算是个美女吗?” 人们会笑着说 “是” ,然后我会接着说 “美女就是从美国来” 。人们问的下一个问题是,“你喜欢中国吗?” 我通常回答,“当然喜欢,否则我就不在这儿。” 等等类似的话。我觉得,尤其是作为一个在北京生活的艺术家,我得到了充分的职业发展空间。

我经常被人问到,“你在中国做什么?” 多年来,我的回答一变再变。和大多数在 “中央王国” 生活的美国人一样,我也做过教授和翻译英语的工作。但我还有机会在中国媒体工作,做电视节目主持人、演员、摄影师、编剧和电台节目主持人。当然,说完所有这些很费时间,尤其是面对刚认识的人。所以,我通常简单回答 “编剧” 或 “演员”。其实,我真希望有一天我变得特别出名,再也不用回答这些问题。

然而同时,在我出名以前,我将继续仰赖其他记者的文字,他们经常把我称为 “亚洲和西方之间的桥梁” 我认为他们太过誉了,做个 “架桥人”当然是我期望的事。美国文化有许多精彩之处,尤其是我们的幽默,我喜欢和中国分享我们的幽默。中国艺术也很出彩,我把它们收入我们的戏剧作品,希望有一天能带到美国。

作为两种文化之间的 “桥梁”,我给大家举个有趣的例子:去年,我在天津电视台的 “国际顶级大厨” 节目中介绍我的一道名菜,“美式打卤面”。我用中式手法切蔬菜,有意大利香料、牛肉酱、洋葱丝和胡萝卜丝做成意式肉酱,然后把肉酱浇在粗粗的中式拉面上。我把这道菜上面放三只白灼大虾和少许荷兰芹。最后,我把两种特色烹饪传统结合起来,做成一道中西合璧、相得益彰的菜品,赢得了国际裁判团的赞赏。

我作为 “文化桥梁” 的另一则趣事是我的话剧,其中有几部的剧本是半普通话、半英文。作为编剧,我自豪的一刻是在我的《宫保莎士比亚》上演的第二天晚上。观众一半是中国人,一半是外国人,每个人都非常的开心。如果一个人以前从没试过(或试过但失败了!)制造两个不同国家的观众都能发笑的笑料,这一点或许没什么,而创造一出本国人和外国人都能发挥联想并发笑的喜剧,特别是在不诋毁任何一方的情况下,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的第一部全中文话剧叫《绿眼睛识黑汉字》。它没那么幽默,但在中国人看来比较有趣。这出戏总结了一个事实:大多数人都把自己的母语视为理所当然。它还体现了一个现实:学习中文是大多数留学生都曾经历过的战斗,他们用来记忆汉字的方法既令人捧腹、又令人想起中文的美。演出结束后,很多观众对我说,他们学英语时也有过类似的疯狂体验,他们很高兴知道自己并不孤独。

最后一个 :“文化桥梁” 的例子是我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调频90.5主持 “老外看点” 节目。作为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我每星期有三天的机会代表我的 “美国” 和我的 “美国观点” 面对近二十万北京听众讲述。这是一项令人生畏的任务。美国和中国一样,不是单一文化的国家,任何一个可能的话题都会引发各种观点。我发现,帮助中国人理解他们听到的各种美国观点背后的文化背景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是。通过我、俄国主持人和中国主持人在广播中的谈话,我非常欣喜地发现,归根结底,在所有的面具和保护层背后,所有人都只是人。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被人问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你认为你会在中国继续生活多久?”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的心灵的一部分将永远活在北京,北京对于我好奇。然而,作为一个 “架起文化桥梁的人”。我将拭目以待,看我的 “缘分” 会把我带到哪里。

点击此处查看柳素英的更多作品: www.iheartbeijing.com/blog

One Response to

  1. Gary says:

    为什么不多点计划?

Leave a Reply »